青主

长谷部说:“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

“难喝,不要。”挡开递过来的药碗,审神者赌气似的扭头,余光却还偷偷关注着这边的动向。
付丧神叹气,十分认命地浅尝一口,然后面无表情地端起了一旁待命的蜂蜜水。
终于觉得平衡一些的审神者傻笑:“别喝那么急,小心呛着。我不怕苦的,都给你喝。”

只象征性地喝了两口,审神者那边也十分豪气地将药汁一饮而尽,一张脸皱成包子,却又顾着面子不肯去拿蜂蜜水。

倒是在奇怪的地方迷之执着。
这样想着,再饮一口蜂蜜水,付丧神微微垂眸,在审神者委屈的眼神中,将唇瓣贴了过去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