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主

长谷部说:“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

论沼民的名誉死法


(一)

“我记得你好像不喜欢吃甜食来着。”
得到近侍的肯定回答之后,审神者在盛了各色点心的碟子里挑挑捡捡,最后拈着一块牡丹饼直递到这人唇边。

生性正直的付丧神不出意料地在这赤裸裸的调戏之下红了脸,目光左躲右闪,偏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。
见这人困窘情状,审神者自然是得意洋洋得寸进尺——小小的点心抵上唇,沿着唇线点点画画,细细描摹。

过分亲狎的动作让付丧神眼角都染了薄红,目光顺着牡丹饼粘上审神者透白的指尖,终于忍不住吞了口口水。
欣赏够了近侍的情动模样,审神者终于舍得大发慈悲:“虽然很遗憾,真的这么讨厌的话,那就算啦。”

作势要收回的手略一动便被握住。
隔了手套尤能清晰感受的热度让审神者轻轻叹息,付丧神倒是看起来十分委屈,浅紫的眼睛依旧低垂,却也终于就着审神者的手咬下了被冷落许久的牡丹饼。
“好吃吗?”

“主。”
“哟,你回来了。”
“是,远征结束,压切长谷部来向您汇报成果。”面容端肃的付丧神止步于门外,极恭谨的正坐。
“辛苦了,剩下的次数还要再麻烦你。”
“是,必将最好的结果呈与主。”

起身,行礼,离开。目不斜视。

审神者微微笑着转回头:“味道如何?”
“……果然是,太甜了。”

(二)

先是铁器的凉,然后才是几乎难以忍受的疼痛。
无力支撑的身体被付丧神轻轻扶住。
半抱的姿态,视线相触,暗紫的眼睛温柔而虔诚:“终于……您是我的,只看我一个人……”

审神者不答,垂眸瞧插在胸口的器物,提着力气伸手去摸。
手指被付丧神握住,凑在唇边细细亲吻:“刀刃过于锋利,您会受伤的。”
“好吧……下次不会啦。”

身体渐冷,浓重的倦怠感。
审神者强打精神,略略侧头。
障纸上极淡的影子闪过。

“主!!”

━┳━ ━┳━

沼民的名誉死法

最初对长谷部“第一也是唯一”,情绪不稳定的状态下接回了二号,后来破罐破摔陆续又留下了几位
渣婶注定狗带╮(╯▽╰)╭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