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主

长谷部说:“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

花吐症

“江——雪”。
注意力由经文转移,江雪抬头。
“稍微打扰下,可以吗?”
“……您请。”

两人围桌相对而坐,审神者带来的书本翻开,白纸黑墨,纤巧的花朵紧贴着书页,绯红花瓣因失水而更显深暗。

“我想请你…唔……咳咳……抱歉我……咳”
由担忧至无奈,再到最后的怜悯。江雪微微侧头,似是不忍看审神者手中细小的花朵。

“哈…看来不用再作解释了。那么,能请您帮我保管这书吗?”
缘由不需再问,江雪点头应允:“请放心。”

“要说—还有点舍不得,这本书我还是挺喜欢的呢。”
“为什么不换一本,不那么喜欢的?”
“这个—不行啊,毕竟是重要的东西,不想太草率。最喜欢的书无论如何也找不到,这本又恰好也遗失了上册,已经算是,有些缺憾了。哈哈,过于拘泥形式了是吗?”
“形式如此,也是好的。”

“哎?嘛,不管那么多,最后一个请求——下午可以陪我去政府一趟吗?”
“好。”
“谢啦!耽搁这么久我也该回去了,不然长谷部该找来了。这件事还请保密!那么再见!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