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主

长谷部说:“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

今夜十分尽兴。
宴会至尾,除几位酒量过人的还在谈笑对饮外,成年刀剑们已横七竖八躺了一地。

慢悠悠越过一众不规则障碍物,审神者拎着小半瓶酒出了客室。
雪不知何时停了,夜空澄澈,月亮明明地挂在中空,一地清辉泠泠。

扶着廊柱瞧了会,直到被披上一件外套,审神者才意识到还有人跟在身后。
“长谷部,你不必跟着,随意即可。”
背后的男人极恭谨地应了一声,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,反而劝说道:“主殿,外面风大,您刚喝了酒,还是早点回房歇息比较好。”
审神者回头,映着雪色,这人浅紫的眼眸带着朦胧的柔光,不再是平日里的冷彻。

真是,温柔啊。
愉悦地眯眼,少女眉眼弯弯,极其乖顺地点头:“好。”

或许应该再少喝一点的。
长谷部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走在前的少女,步履轻盈而飘忽,如同浮游的云絮,晃晃悠悠。修剪整齐的发尾被风吹起,与自己外套上的绳结追逐不休。
羡慕……

转着这样那样的念头,回过神时,已经到了审神者的门前。
递还衣物,微笑着道谢,推开房门却又犹豫着回头。
“长谷部,可以再稍微陪我一下吗?”

短暂的怔忡。
“我的荣幸,主殿。”

隔着帷幛,模糊的衣物摩擦声。
僵硬地垂头,眼观鼻,鼻观心。
真想……

折磨神经的窸窣告一段落,长谷部轻轻吁口气。

“圣经或者其他,随便念些什么给我听,可以吗?”
透过帷幛,少女平静的声线也带了些说不清的意味。

“遵命。”长谷部略略思索,声音虔诚:
“神啊—— 我心切慕你 如鹿切慕溪水。

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 带在你臂上如戳记;

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 嫉恨如阴间之残忍。

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 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

便说 人算什么 你竟顾念他? 世人算什么 你竟眷顾他?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