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主

长谷部说:“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

如同将流银的光辉囚禁于一钩,月色凛然分明。
再斟一杯酒,新月便于杯中微微摇曳,一如那人眼中温柔。

“主殿,您在此赏月吗?”
虚拢的手指差点握不住酒杯。审神者侧头:“您也学会像鹤丸一样吓人了吗?三日月殿。”
“哈哈,吓到主殿了吗?这可真是不容易。”
深蓝狩衣的男子施施然正坐于身侧,掩唇微笑,眼中弯月熠熠生辉。
有客无酒,有酒无肴,月白风清,如此良夜何?
低笑一声,晃碎杯中月,一口饮尽。

“即便是善饮酒,小姑娘也不应该多喝呦。”
听到身侧之人毫无诚意的提醒,审神者慢慢斟满酒,递到那人眼前,语带调笑:“你说,天上之月,杯中之月,还有你眼中之月,哪个更美一些呢?”
盛着月的眼眸在夜色中愈加流光溢彩。三日月接下酒杯,转过半圈,复含笑啜尽杯中酒。
“自然是,主殿您眼中之月。”
在唇上流连的目光被惊醒,审神者仰头轻笑:“您可真会说话。”
“原来主殿更属意天上之月吗?”
“惟愿当歌对酒时,月光长照金樽里。”
“杯中之月啊……”
唇边蕴着笑意,少女凝视月亮的目光温柔而哀切。
三日月眸光深沉。

纤细的身体一瞬间被带入身侧之人怀中,审神者愕然抬头,鼻息相闻间,那人眼中之月粲然生辉。
“主殿您,不如仔细看过,再作比较。”

……
腰上的手臂带着不容退让的力道,抚在侧脸的手掌亦是让人无法闪避。

可以命令他的。
可以命令……
可以……

唇舌交缠间相同的酒气。月色朦胧。


━┳━ ━┳━

最初的一篇

三日月好久没来开门了
有点想念他
一点点
真的只有一点点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