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主

一往情深深几许

暂不定

李泽言-泽君
白起-白君
周棋洛-洛君
许墨-墨墨♥

教授啊,我是真的拖延症晚期了。

(一)
上界千好万好,只一点稍有遗憾,那就是不分昼夜。
重重纱幔隔出一方清静,偌大云床,望舒君裹着被子又翻了个身。

半个多月前,洛君在他的羲和府宴请众君,席上酒水极美,尤其一种群芳髓,据说是丹穴山上迷穀所酿,不说入口清醇甘冽,便是闻之也即令人熏熏然欲醉。
难得东皇出巡,正没人拘管,自然要尽兴一场。

一场尽兴,大醉十天。
再醒来,墨君去人界降魔也刚好十天。
上万年前的魔族之乱过于久远,只记得当时魔物们几近灭族,这些年零零散散有那么几只混过人间,来不及翻出什么水花也就被山神河伯等仙友清除干净,需要上界援手的少之又少,更不必说劳烦“战神”亲自出手。
 
一路问到东皇宫,比起众仙友的语焉不详,泽君倒是没什么隐瞒的意思。起因还在万年前的那场魔族之乱,墨君诛魔王于招摇山,魔物神形俱灭,只一点怨气徘徊不散,执着了这些年,竟也修出了形体,如今现身于人间,虽不曾有什么异动,却也不能等闲视之。

于是墨君自请入世,只待一番因缘。

还没想好找什么理由去见墨君,泽君一挥手,一堆书卷凭空出现,直接把望舒原地活埋。
“墨君不在,他的事情就交给你。”
书海里扑腾出一个脑袋,望舒神色恹恹:“我就去看一眼……也不行吗……”
皱眉盯了她几秒,泽君万年冰块脸上竟然浮起一个微笑:“上次醉酒,你还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事吗?”
望舒一悚,下意识往左手上遮了遮,迎着泽君探究的目光嘿嘿一笑,然后立刻连人带书卷旋风般刮了出去,仿佛从来不曾出现。

案头被她带起的纸张,晃晃悠悠打了个旋,真正寂寞如雪。

书山字海,实际做起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。望舒运笔如飞,三两天就处理了个七七八八。

文思殿偏殿,窗边一张长榻。
窗外满树繁花,琼枝缀玉,可惜玉人无心。
纤纤出素手,小指上,青莲色发带绕过一圈,余下的在手腕上三缠两缠,末端再系成死结。

醉酒后记忆模糊,说了什么做了什么,只敢肯定是与他有关,口无遮拦动手动脚想来都有,不然他的发带也不能出现在自己手中。
他又是作何反应呢?
一片混沌。
只记得他的怀里很暖,微微有些杜若蘼芜的清苦气味。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

平地一阵妖风,榻上哪还有人影。

东皇宫内,泽君伏案凝眉,白君凭栏远眺,洛君扑在桌子上琼英糕一块接一块吃得欢快。
界门出紫气冲霄,一闪即逝。

“真的就这么让她去了吗?”
“去与不去皆有因缘,既然选择了去,就没有人能让她留下。”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