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主

无家可归了

  准备关灯的时候才发现这个。
  小指的关节处,不知道被什么划出长长的一道口子,血迹半干,只皮肉翻开一线暗红。
  后知后觉地感到疼。
  立香凝眉思索了一会。
  总之还是先去医务室包扎下吧。

  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仍有回音。
  银灰的墙壁,冷白的灯光,深夜的迦勒底仿佛是一所废弃医院。
  左拐,左拐,上楼,再右拐。
  敲一敲门,不待有人应就径直推开。
  “立香?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吗?”毫无形象地抱着电脑窝在沙发里的医生推一推眼镜,顺手把草莓蛋糕往茶杯后挪一挪(藏得住才怪好吗)。
  “别在意,例行检查而已。”
  脱了鞋跳上沙发,极其自然地拿过蛋糕,在医生哀嚎着扑过来之前把受伤的手递到他眼前。
  “立香你是恶魔吗?!”
  脸皮不够厚于是败下阵来的医生也只能委委屈屈地抱怨两句,然后认命地放下电脑去拿医药箱。
  “如果你一定要把热爱草莓的、可爱的女孩子称为恶魔的话。”
  单手将草莓蛋糕的灵魂一颗颗挑出再一口吃掉,立香满足地叹息。
  手指被闹别扭的医生弄得有点疼,不过这并不重要,对于败者,她向来宽容。
  奶油的香气,罗曼的唠叨,睡意渐至。

  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仍有回音。
  银灰的墙壁,冷白的灯光,深夜的迦勒底仿佛是一所废弃医院。
  左拐,左拐,上楼,再右拐。
  敲一敲门,不待有人应就径直推开。
  开灯,熟门熟路地翻出医药箱。
  再看手指,伤口已不再渗血,有了愈合的迹象。
  总之还是先包扎一下吧。

评论(13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