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主

长谷部说:“唯梦闲人不梦君。”

七夕

入了秋,再几场雨,天气一日似一日地凉。

夜色如水,审神者裹着薄毯窝在付丧神怀里,一边接受投喂一边含含糊糊地给她亲亲恋人讲牛郎织女。
“…所以每年七夕这天,人间的喜鹊总是特别少见,它们都飞到天上给牛郎织女搭桥好让他俩见面。而且…嗯这个好吃!还有而且,传闻这天夜里在葡萄架下,还能听见他俩的悄悄话呢。”

付丧神听的认真,再想到自己能与恋人日日相伴,笑容愈加温柔。手指抹去怀中人嘴角的点心屑,又在额上印下轻吻。

审神者忍不住笑起来:“来,跟我念‘金风玉露一相逢’。”
“金,风,玉露,一相逢”
“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”
“便,胜却,人间无数”
“两情若是长久时。”
“两情,若是,长久时。”
“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”
“又岂在、朝朝暮暮”

直视着付丧神询问的眼神,审神者又笑:“长谷部,听到说话声了吗?”
见这人闻言就傻乎乎地抬头往天上瞧,审神者莞尔,忍不住一口亲在他嘴角。

引着恋人手掌放上胸口,少女笑容明媚:“这里,在说‘我爱你’。”

“我觉得,以后咱俩得婚礼根本用不着花童撒花,你一个人,绝对能承包整个会场的花瓣雨。”
“主。”
“嗯?”
“结婚吧。”

━┳━ ━┳━

很有些一期一会的感觉,此时,此地,再没有旁人,我爱你。

评论

热度(4)